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05.6.1sheng的博客

看天意 大雁飞过

 
 
 

日志

 
 

原创] 我记得我说过:“同学是什么”?  

2015-07-26 16:05:12|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记得我说过:“同学是什么”?

我好象也说过:“同学情”的话题。建秋同学一再给我以启示,同学情的宝贵和重要。我赞同建秋的这种认知和真情。说实在的,大丰中学初一(2)班,现在说“初三(2)班”离校后同学情的重燃,导火索是徐建秋、胡志洪。

他她们夫妇常年军营,与在大丰的同学能时时相遇不是一个概念。我们会对他她们二人的结合说出多种版本,也会有一种羡慕。当然,他她们夫妇一旦有了思乡情绪和可能(主要指胡志洪不当官了),他她们会希望见见同学们的。想当初胡志洪回丰更多的是和他的战友在一起。

当年的首次大聚会,我作为主要操作人,心中对这对夫妇的回归是作为主题的,那些照片可证。同时对马连义的回归也是一个重点。那一次的相聚,邓志和、马连义、王菊芳、成锡华、陈亚萍、李风昌、朱善其、黄维新、沈菊芳、、、、、、(原谅我记不清了,要查一下我收存的材料袋)都是热心人。

现在陈建、黄平又担起了科学发展的重担,真值得我们珍惜啊。

今天,我想说的是:同学、同学情的认知是不一样的。

同学,大家都是,人人一样,就是现在没找到的,我们还会想着。班长邓志和近期参加大家的活动少了点,可是他仍然是我们的班长。

同学情就不一样了。这种情应该真。可是,这种情在各人的心中却会是不一样的啊!

有情的终是有情,没情的同学也无情。在校时我们班的同学,大多是分开的。男女之分,走读与住读之分;好友之分,还有的就不说话。到了社会更是几十年同城,却如同陌生人。

我很幸运,我在校的调皮,加上心中有情(其实,王菊芳不是班上的早熟,还有好几个早熟的在王菊芳前面),我与同学间多有朋友。

简举例:

邓志和和我情同手足几十年不变,不论是下乡还是回城,就我在当兵间,我们也是书信不断的;

李风昌我们从乒乓球拍开始,新丰、大丰、纱厂、从政,我们交往无数,常常与邓志和等是一个小圈子;

马连义同学在校有记忆,更有西藏归来至今的“志同道合”,三天不见就不正常了;

苏小丰、黄长宝、徐启元、沈才喜、沈荣明、朱爱龙、朱其善、兰立俊、曲立平……城区的走读生,我是一个小中心;

黄长宝、徐启元我们同一个知青组,与陈应琴,黄平的老婆更是同街道的邻居;

黄平、邓志和、沈荣明、沈才喜我们从小学就很好;

陈建与我不仅是同学,家族亲友也是好朋友;

那么多的女同学在我的生涯中,我就不一一的列举事例了。

走读生中这样,住读生我也是好友多多啊,单玉祥、黄维新、陈宝银、周强、周文贤、王登宽……我一样能说出很多的故事。

可是,当我们走上了社会,几十年来,人在变啊,有的变化太大了!不论是人说我,还是我说人,变化是真实的。直到现在,同城的同学,有的太熟知啦,可是娇得很呢,显得很“高贵”似的,形同不识!

所以,我为同学的定义是:同学、同志、同趣!

现在到了“同趣”的年轮了,让我们回过头来论:同趣、同志、同学。

让我们能懂得“童言无忌”的“纯真”而回归同学情的现代真谛之中吧!

我虽然没与同学一起到蚌埠,但是我体会到徐建秋“高速口接”和王菊芳常说她们的那次蚌埠行的真情。

朱贻生

2015.7.26于大丰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