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05.6.1sheng的博客

看天意 大雁飞过

 
 
 

日志

 
 

原创:用知青的精神、弘扬知青精神, 向默默奉献的知青义工们致敬!  

2015-04-11 08:48:45|  分类: 知青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前编辑的刊物2015第4期总第36期专稿

用知青的精神、弘扬知青精神,

向默默奉献的知青义工们致敬!

——兼说我印象中的王建国

朱贻生 [看天意、大雁飞过、老眼昏话]

笔者写说此文,完全是一种冲动,是一种心灵激情的冲动!

这种冲动源自于:笔者曾是当年的老三届知青,有着和所有知青一样的经历,学校“毕业”了,无可选择的上山下乡了,插队劳动,战天斗地,经历了父母亲友的离别和独立生活的“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这种冲动源于近十年来,参加创办大丰上海知青纪念馆,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创建元老”义工一直坚持到现在,而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酸甜苦辣;这种冲动又来自于在大丰的恒北村见到了一个心灵相交的“志同道合”的老朋友——王建国(上海知青杂志主编);这种冲动来源于心中对一群知青朋友、更准确的说是一群知青义工的敬意而生出的冲动。

原创:用知青的精神、弘扬知青精神, 向默默奉献的知青义工们致敬! - 2005.6.1sheng - 2005.6.1sheng的博客

本期是大丰上海知青名单的又一期专辑,此期的知青名单中又有数人离开了我们,想想他们心酸的很。

在我的近十年知青义工经历中,特别是与大丰上海知青的相交中,那么多的朋友们,那么多的义工每每想起总会让人感慨万分。

王建国是我知青义工中交往的另一类朋友。说“另一类”是什么意思呢?因为我们大丰上海知青纪念馆的创建,是立足在一个较为单一的目标中的,只是为“在大丰境区的上海知青而建立的、大丰上海知青纪念馆”。由此,在创建的初期基本上是较为单于的,就是在大丰境内的南京、苏州、无锡、常州、徐州、连云港等地的知青也少有关注。所以,我们也基本上从不参加境外的知青主题活动。更因为人力等综合因素,我们在做为大丰上海知青的服务工作中,就多多的显现出“力不从心”,而一年365的全天候奔波。也由此常常疏远和淡泊了与王建国的交流。但是,王建国的知青事业精神一直在我的心中。

我对王建国的了解不多,只感觉他是一个诚实执着而有骨子的人。《上海知青》杂志是一个民间的刊物,王建国也是一个民间的主题社会活动者。其好象没什么政府背景和组织性职权,充其量和我一样也是一名“知青义工”,当然他做的比我好。

王建国的诚实,表现在他的言行中,一个人和一个团队靠的是“人格”和“志向”的凝聚力;

王建国的执着,表现在他的追求中,可能有十多年了,办了一个刊物,走南闯北到处留有他参加和主办知青活动的信息;

王建国的骨子,表现在他的信念中,他认为“知青人要有骨气,不能随波逐流变卖自己”……

我和好友马连义常常谈说着王建国,常常用王建国的行为鞭策自己,在知青纪念馆的创业困难时,也总会想到王建国。现在,大丰上海知青纪念馆与创业之初相比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一张白纸后有了以大丰上海知青为主体的主馆(现在称之为老馆),我们创意了海丰少年馆、上海知青文史院、上海知青林(虽然知青林、文史院等都在变化),一本刊物正常出刊了36期等。现在又开始涉及“中国知青”概念了……现在的“中国知青主题馆”与王建国发生联系是自然的事了。在这里我祝愿大家能学学王建国的诚实和执着,能学学王建国的骨气,一种独有的中国知青精神!

作为知青主题的义工,十年来,我们坚持了“全心全意为知青服务”,“用知青奉献青春的精神为知青做事”;抢救知青史的第一手史料;建一个平台让知青(当时立足于大丰上海知青)有个寄托自己情思的地方;一个正能量的教育基地;一个现代人正视知青史的示范点(说实在的,当时的旅游功能是放在第二位的)。

十年中,在与广大知青的交往中,我们又涉及到了“知青影视”、“知青文化”、“知青精神”和“后知青生活”;挖掘出了“北上海概念”,放眼了北上海建设者;不仅有了横向看中国知青的可能,也看到了知青的立体影响;积聚了一大批知青的社会资源和史料;大量的素材让我们能够编辑“大型北上海建设者历史文献”100卷。

王建国是我交往的若干知青朋友中的一个个例,王建国的践行也只能是知青精神的一点显现,我一直在想着“什么是知青精神”的问题,现在想想“知青精神”其实就是“知青人”,就是活生生的一个个知青人。这种所谓的知青精神不是谁能懂,谁能说,谁能学的,不是知青人你就说不好知青精神,不是知青人你就不懂知青精神的真情,不是知青人你就做不好知青的事!因为,你没有那个体会,说出的话怎么也不是那个味!也就更不会理解和能体会知青相聚时,为什么会哭、会笑……

当年的知青之歌,就其歌词来说与现今的许多“情歌”相比,并不就是顶尖的,但是知青之歌对知青心中的情来说,胜如生命;现在的一首“我们这一辈”(著名知青音乐家王佑贵作词谱曲并演唱)我们这一辈,与共和国同年岁,有父母老小有兄弟姐妹。我们这一辈,与共和国同年岁,上山练过腿下乡练过背。我们这一辈,学会了忍耐理解了后悔,酸甜苦辣酿的酒不知喝了多少杯。我们这一辈,与共和国同年岁,熬尽了苦心交足了学费,我们这一辈,真正地尝到了做人的滋味,人生无悔!此歌又一次在知青们的心中传唱着。

王建国与我共商:《上海知青》与《大丰·上海知青》联合举办一次“中国知青主题研讨会”,我一改初衷的表示赞同,我们将就此进行实质性商谈。

我在想着,“中国知青主题研讨会”我们将研讨什么?或者作为主办方,我们将作什么样的发言?

笔者如是说:

⑴、如何认识知青和如何认识自己的知青经历?还是留着知青自己说,不论是“大家”,还是“平民”,知青名字是一样的,各人的经历和感悟是各人的事,谁也包办不了,谁也不应替代,我们的知青史应该是真实的,原汁原味的,对于各种观点大可不必去“求统一”,因为一切的“统一论”对于事实来说,都是不堪一击的,知青要的是当年的事实和现在的反思;

⑵、我们这些义工怎样认识和看待自己的主题义工行为?我们在做什么?我们为什么这样做?我们能做什么?我们还可以怎样做?以及我们应该科学的怎样做?这些问号倒是我们这些当年的知青人和现在的知青义工应该好好的研讨的问题;

⑶、对于“大丰知青的意义”和价值在那里?也就是大丰为什么建设“大丰上海知青纪念馆”?近十年的实践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样的思考?大丰知青的意义是什么?大丰上海知青纪念馆向何处发展?《大丰·上海知青》杂志的10年等个案实例,作为主办方可作重点发言;

⑷、关于会议的主题,地点、人员和主要议程均可作些“知青味”的科学安排。

本刊利用这一期的知青名单专辑,写下了这一专稿,以用知青精神弘扬知青精,向知青义工致敬为题,感悟着我的好友,知青人王建国;十年来,在我的眼中多少知青义工在做事,我难以一一列举他(她)们的名字;一名知青义工、笔者无可奈何的取笔名“看天意”,自我认命的取名“大雁飞过”,现在又取名“老眼昏话”。而此心缘杂说,正是“看天意”“大雁飞过”的“老眼昏话”,不求天意,不想留声,只是老眼在说的“昏”话。祝福知青、祝福知青义工、祝福王建国!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