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05.6.1sheng的博客

看天意 大雁飞过

 
 
 

日志

 
 

原创 谢谢知青队友的挂念  

2014-05-17 20:22:40|  分类: 知青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谢谢知青队友的挂念

                                                                      大雁飞过

       

        我以我的生活、实证我与知青队友的感情。

        记实1:不说八年,但是可以说自从一大队博客有了始,自从我学会上网后每天或是只要打开电脑后,我总是会到一大队博客上看看。诚然义工的工作之需是主要的,刊物上的许多稿子都是来自一大队博客。在这个博客上,我不仅只是得到《大丰上海知青》杂志需要的稿子,更多的是从此我会发现许多知青队友情感信息;我会得到义工用心在此所做的一切,每个特定的时空,一大队的博客都会向我透露着一些特殊的内容,过节了、某人何事、当年的今天、相关链接等等;此博客还是我链接各相关队友的总枢纽,我在这里可以直通各地;而且打开此博客我就如成了知青情感历史的“千里眼、顺风耳”;打开此博客我就如与队友在进行直接的精神交流。相关的信息让我会随着激动流泪。不论我在何地,此博客总是在我的生活中。

        记实2:我似乎能读懂此博客义工和队友的心意,我将你们在博客上引用我的每一件消息,都看成是对我的鞭策。似乎在听到你们在说:“看天意,你当年是如何如何的,你当年对如事是如何如是的,你当年是如何说的......而现你又的义工行动又是如何如何的?”我在深知队友对我的关切和挂念中,却总是在想着这些,在把你们的心意当成了自己工作的“压力”,真的,我就是这样在想着。因为我不能如何如何了,心有余而“力”不足。

        记实3:我一直认为我只是社会环境“黄鳝缸里的泥鳅”。小时候我就看到在饭店的黄鳝鱼缸里,人们会放上几条泥鳅,因为黄鳝在缸中是不怎么动的,要靠泥鳅在里面不停的游动,以增氧,这样黄鳝就不会死。那个时候在我们家乡泥鳅是没人食用的,钓鱼都会扔掉的。自然当缸中的黄鳝取食后,缸中的泥鳅也就无存在价值了。多少年后的今天,我一直就是这样为我的行为作贬义:“别以为黄鳝没工作,或黄鳝是靠泥鳅而动泥鳅就是人们的所需了,人们只是用泥鳅在做作战的将军......”此语会多生出许多它意或产生悖论,或也会显现出好象贬指了社会,但是敬请不用对号,我只是意指自己的尽心尽力和力不从心。现在社会体制上的许多事会让人留下遗憾的,或从大局上也是对的。就是我的泥鳅观也应看到一是各尽所能,各行其是,泥鳅就做泥鳅的事,将军就做打仗的事!至于泥鳅还能做什么,还想做什么,将军在和平时期还想着什么,则另作别论。最近,大丰市的一位在职主管领导在感叹我们从事知青大业的所作所为时、在赞叹《大丰上海知青》30期时问我:大丰知青的事业还能怎样?我茫茫然。

        记实4:八年的历程,大丰知青的概念从一张白纸,变成了现在的品牌,在事业蒸蒸日上之时却产生着多多的“红旗还能打多久”、“事业到顶”了、“无有新意”等多多的真情实感。此诸多观念事出有因,并无什么不对之处,问题在我们。因为:一是知青的大旗现在还不能明确的亮出;二是当年的知青无定论也罢,后知青的生活当是什么样子的为妥;三是大丰知青事与观的差别,让观与事不能统一;四是种种原因让主题创意目的不能如愿以偿,一些事做得事倍功半;五是大丰知青纪念馆在创业初期的体制与事业发展大势中的不能科学同步协调;六是我们大丰义工力量所限,工作不能如愿,就是一本刊物也没能做好,没能服务好所至。

        记实5:义工照片中的我被评为什么什么,我自己一点感觉没有。不能说组织的不好,对于在职的同志来说,真的此“评誉”还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可是对我来说却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还不如发我一百元、给我报一张发票、给我义工一个工作平台或一个工作名份来得实惠。

        记实6:有谁能相信我的知青义工八年竟然是真义工......而且可以说“大工小工”、“说和做”、“精神和票子”、“公事和私营”、“10个人和1个人”、“可为和不可为”、“合理不合法”等多多的现象在我的八年中如一本奇异之书,我用了“看天意”之网名来喻意心中的无奈。知青朋友们对我说,不用看天意了,六十三岁的人还看什么天意啊,我赞同。我将网名改为“大雁飞过”,因为朋友对我说“雁过未必留痕(声)”,我说雁飞不为留痕(声),只为飞过。由此我们的义工只是“大雁曾经飞过”。

        记实7:“风物长宜放眼量”,知青朋友们对我说过多多的人生真爱之语,生命最重要,我一点不疯,只是一个性情之人。

        以此作谢。

                                          2014.5.17 晚朱贻生于南京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