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05.6.1sheng的博客

看天意 大雁飞过

 
 
 

日志

 
 

[原创] 知青义工之 囧 途之二 ——因命题事业太大……  

2013-09-05 08:18:52|  分类: 知青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知青义工之 之二

——因命题事业太大……

在从上海回大丰的高速上接到了农场老书记金仁元的电话,因开着车和手机信号的关系,并不能听清金书记的全部意思,大概是想查找一些原农场知青队里的资料,我对其说,到大丰即刻上网和他联系再详说。

到了大丰后,很快理好“行李”和“急办”事即上网了,因金书记的QQ不在线,我就给30大队李国伟老师发了消息。李老师回复说:近日将来大丰上海知青纪念馆查找一些资料,想得到配合。我说:我尽可能在馆等着(因为我知道,要是想找些什么,或谈说点什么,这些老朋友还真需要见见,尽管我不是组织性的什么)。

天晓得,竟然也身不由己,就在他们来丰之日我又在赴上海的路上了,当他们中午会到大丰时,我一点十五分在上海火车站的“永和大王”吃点豆浆等着“海丰少年”了,二小时后又赶十八大队与队友会面了后又赶南京了……

我不在其位而“乱政”、要求馆的经营者好好接待金书记一行,尽可能满足要求,有什么事由我回来承担。后来接待人员小任(任卫霞说,很好)。我还是对李国伟发了信息,表示了我的歉意。

今天,在办又接到金书记的电话:想查找当年资料。可是我却“无能为力”!为此心中想了一些对自己的不满和歉言:老书记找纪念馆想查点资料竟然不能如愿,我这样的人竟然也会一问三不知,实在让人失望!

问:农场哪里有这方面的资料?回答:应该有,但是肯定没地方找,没人找,或没有;

问纪念馆有否,纪念馆的资料从何来?回答:我只能说刊物上有的我就有,刊物上没有的我就没有,当年找的这些资料就是在一旧房子里,一大箱一大箱的杂件中翻腾出来的;

问文史院中可有?回答:可能有,但是要有人细致的翻,还不知能否有;

问现在这些事找谁?文史院不是你搞的吗?回答:不能说找马部长,因为他不会细到这些事,不能说找现任馆长,因为他可以说是以前人的事、或体制上是“经营公司在管”(不评说),不能找馆内的小朋友们,她们只知照本宣科,不能找我,我就这么点精力了……

我想想对不住金书记他们啊,所以心中歉意之怨言多了。怨这些档案在组织性的农场或大丰档案中都没有;怨纪念馆收集的资料怎么就不能理好分档案存;怨现在竟然找不到任何人能满足金书记(知青)的这点要求……

因此想写点东东表示歉意和怨天尤人,可是要动笔时,定调却难了,怨谁?谁都怨不到,谁都“不错”!

说农场吧,在那样的年代,有谁还想到现在的知青档案之重要啊?一会儿这样变队,一会儿那样建场,一会儿林彪、一会儿“四人帮”,一会儿来的来了,一会儿走的走了(我当年离开农村时,什么也不要了,只要能快快进军营),还什么档案啊!在这点上真的敬佩那些保存着当年物件和日记类文案的知青们。所以,还想在农场找到像样的东东可能性真得不大,怨谁,谁之过?

说纪念馆吧,几个义工能这样真不错了啊。在没多少人理解的情况下,硬是从不知什么回事的地方,找出了一些宝贝,急赶着就开馆了,开馆后,还是那几个人,义工如何承担组织性工作,几个固定工(小女孩子),就当个讲解员也够忙一壶了,而且从城区到馆等等条件的不到位,能开门就很好了,还要承担着多多的其它工作。怨她们没搞档案?不能。

说政府怎么怎么吧,想想也不能,投入这样的事,已经走得较前卫了,乃至于有人说三道四,好像就是因为什么而为之的。虽然知青们都“金子闪光”了,虽然知青无过,但是现在还没有组织性说话啊,民间自己记忆吧,还要注意只能正能量,错吗?不错。

说我们自己工作不到位吧,严格的自责自己是可以的,但是又不能,我多次说过:说知青的事只有我们知青自己最有发言权。同样说这义工之事只有做着义工的人最清楚。七年来,马部长承担着策划者的担子,硬是在到处游说,现在纪念馆能如此状况其为首功。我们还要他回答资料吗?不能。

也有着几个人和我们一起创业的,但总是一个个的离开了,不怨他们,总要生活啊。

我心中在怨我自己,可是我也不能怨自己,无愧于自己心的是我尽力了,但力不从心,愈来愈感到欠债太多,要做的事太多!

那么此歉意应该怨谁呢???

想想谁也怨不到,只能是因为此事太大了,涉及面太大了,时间跨度太大了,情感之债太大了……

当年的多少人啊,关系国家大业啊,在那样的特殊时空,一本档案的价值真是“小事”了,年青人的命运之路当不知在何方呢。现在我们想搞成知青记忆的范本,想说清当年知青谈何容易,就是要说清“大丰上海知青”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大的“知青”说不清,中的“农场”说不清,小的“海丰”说不清,再具体到一个队也不能说得清,而只能是一步步的向前走。

情感之债欠得太大了,知青要记忆,知青要青春,知青要历史,知青更要保持为党为国献青春的光荣!我们要做的事太大了,太大了……

在这些太大、太大的感叹下,我的歉意当会小点,再小点。没能参加永康的追悼会,但知道队友们见面说得多的语言是:多多保重!

写完这些,我想可以睡觉了,不要歉意吧,歉意就歉意吧,以此为歉意吧!

201394于大丰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