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05.6.1sheng的博客

看天意 大雁飞过

 
 
 

日志

 
 

为海丰知青30大队3.16队友会而写  

2013-03-08 17:20: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海丰知青30大队3.16队友会而写

接到了海丰知青30大队金仁元的电话:正式邀请参加他们的队友会,心中多有所思。

事前看到了30大队队友会的消息,心中自然而然本能的就想参加。一是为刊物了解信息,二是愿意融入这样的氛围中。可是从主办方朋友的回应中却未能得到想要的“邀请”。为此心中陡然伤感。

我知道这其中的一些原因,虽然可以肯定的说,不是我个人的原因,但是我总是把我推在了一个组织性的角度上,承担着一些不必要的苦脑。并生出了就是旁听也要参加的心愿。其实大可不必,从大丰到上海、经济帐、身体帐、责任帐都让我会“师出有名”。但是,我还是这样想往着。

队友们是热情的,慎重的通知我和我的朋友们。并且说笑着:“娘家来人买单了”。

可是我心中静思的却是:队友们我是来告别的!

我给我的定位,只是一个义工。甚至于连娘家人都不能称。因为,我不能承担娘家人应该做的责任。娘家人是一个何等情感的称号啊!

想当年,我们的青春被政治捉弄了一下,我们用自己宝贵的青春,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到了四方心中理想的却完全陌生的地方。多少年,我们在那儿付出了自己的青春。我们用自己旺盛的青春生命“战天斗地、风风雨雨、酸甜苦辣、坎坎坷坷”硬是走过来了。以至于多少年后,我们还在说啊唱啊,总结为知青精神、知青情结,或无怨无悔。那时候我们的心中对自己所奋斗的地方无“娘家”概念,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娘家啊!

多少年后的今天,我们这些当年奉献青春、现在已无青春的人,心中共有着一种精神,就说是知青精神吧,是多么的可贵啊!可是这可宝贵的精神却又一次在被社会利用着。我有时会从另一个角度看待现今出现的“纪念馆、知青林……”在弘扬知青为知青的大旗下,95%以上的都是在又一次捉弄着当年的知青。我们哪些辛酸的记忆和珍藏的特件,成了经济卖点,成了政绩的一张牌,成了想怎样玩就怎样玩的牌。一会儿这样组合打一个“顺子”,一会儿那样组合打一个“三带二”,完全任由牌手在玩。同样的几张牌,一次拿顺了(全是同花)就成了牌手的“炸弹”,牌手赢了、高兴了,说牌好;同样的几张牌,一次不顺了,不能让牌手组合了,牌手输了,牌手说是“臭牌”。

由此,我想到了大丰上海知青纪念馆,当年穷的时候,那些旧景旧物却能让我们兴奋;我们能用你一百他(她)二百的建设我们的知青林,群情鼎沸,因为其真,其表象的物件中是我们的心和青春情!可是,又一种声音出现了,更大更洋……当年让我们你一百他(她)二百时,政府“真困难”,没人会投资,现在上亿也能拿!!!是坏事吗?我不能说;是好事吗?我又茫茫然。

如果队友们称我为娘家人,我担不起!想当年娘家人很穷,不能悟到知青对地方发展带来的信息,更不可能想到今天,甚至于互相冲突……可是我却理解当时,因为那就是当时。如今,社会进步了,娘家人是看到了当年的亏心,想到了当年的价值,想和愿意做点好事,我认为就应当把好事做好,秤在我们的心中!

现在的娘家人我还是担不起(娘家也没让我担,我多情了),因为可爱的队友们对娘家寄托着深情的期望!

我非常赞叹队友们现在这样的聚会,民间的、AA制,共同的经历史青春情,精神的夕阳红,不为什么不图什么多么好啊!

    冲着这份情思,我“厚着脸皮”的来了,因为,我身上有着娘家的影子,有着大上海和北上海的区别,有着许许多多的遗憾(如知青林等);我还是真情的来了,因为作为义工,我还在天天为着知青情做着事(我也是老知青);我还愿式的来了,因为医生开导我说,像我这样的病例活三、五年的先例有,啊,还是开导我的先例也只有三、五年,我当时就说我要活30年……我来还愿了,我来告别了,祝大家这样的活动年年有!   ·看天意于大丰·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