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05.6.1sheng的博客

看天意 大雁飞过

 
 
 

日志

 
 

我的“慢城”心态  

2012-12-15 11:23: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能是第二次与小马(一个很成功且有个性的女性)一起吃饭,二次她都是主角,我只是一种偶然出席。

第一次由老马(马连义)引荐同席在上海,是小马家做东的,我们高兴能与之相识,谈说着在大丰来说有点天方夜谭的“故事”,要在大丰拍摄一部电视,并且全部由小马们主办。当时我们想:这件事做成了对大丰好处是很大的。我对之心中充满着“慎重”。慎重的心理在于“小马家”能干吗?以至后来“好事多磨”的准备了近二年时间,让我对一次次的“开机消息”都在心中打问号,而不再向关心的人们发布小道内部消息了。那一次与小马的相见,更多的在关注着这一什么“影视界第一把剪刀”,可我看不出她的艺术神奇形态,对她的敬意更多的是老马对她“先入为主”的介绍。

第二次同席已经是相识后近二年了,晚餐突然接电话说吃饭,并且说同席有“马总”在,我心脏不好后一般都回避在外的晚餐,但说到小马在,内心一点回避的意念都没有。这二年我对小马家特别是她的老公著名导演江传荣印象太深了。大丰人对他们的贡献怎样感谢都不为过。《北上海1950》以特殊的价值背景和历史意义终于在大丰开拍了,其中的艰难曲折让我更多的知晓了电视人的酸甜苦辣。我拍摄了一张江传荣在导演现场的照片,上午10点多了吧,江导手拿着一个塑料袋、一杯冷了的豆浆、二根油条一边吃一边看片子。我为这张照片写了几个字:“名片这是这样拍摄的,名导就是这样工作的”。在大丰上海知青纪念馆我遇到小马,寒风中二个手机不停地在接着,找来一个避风的口※也给了我一只。

因为熟悉了(更多的是在我心中对江导和马总的敬重),席间我的话多了点,小马说:“朱局与在上海完全就是两个人……”

我要对朋友小马说:我是一个非常复杂之人。我告诉她,我的网名是“看天意”,这是我在对世事的万般无奈后而产生的一种心态。什么都无解、什么都无果,什么都可能象万花筒一样的生出无数的解。中国的文字神奇的会“同一个字因不同的人、不同的时空、不同的语调、或配以不同的眼神、手势、动作而产生不同的意思。”同一件事也会因不同的人、不同人的主观意愿而生出不同的结果。这种文化可以说是博大精深,但是因为掌握它和运用它的人不能“博大精深”而会无法理!

有理无法、有法无理,科学发展的社会是一个漫长的历史时空,而人生苦短,就是能向天再借五佰年又能当何?

我对小马说:我爱人生但冷淡政界,我作为社会人在工作岗位上干了44年退休、对政界的太多事冷了(席间小马不可能听我说完)。

席间小马会感到我是一个“性情的快乐之人”,可是我要说,我是一个表现形式上忙忙碌碌、一人当十人在做事、六十多岁当三十岁在做事、病体当强者而内心却正志向“慢城生活”理念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